您现在的位置:诸城故事 >> 诸城人的一天 >> 正文
诸城人的一天86期:铁匠
本文作者:李小庆    发表时间:2014年6月15日    网友支持:182 票


    

  铁匠,是一个古老的行当,在许多表现古代生活的小说或者电视剧中,时常会看到他们的身影:拥挤的街道上,小小的铁匠铺中,“乒乒乓乓”的打铁声不时响起……如今,随着时代的发展、锻造技术的进步,传承已久的老行当渐渐被城市的人们遗忘。虽然繁华的街市上已经没有了铁匠铺,但是在农村的某些地方,依然能听见“乒乒乓乓”的打铁声。

  从诸城市舜王街道穿过的329省道,有一段被当地人称为“五公里”的路。道路两边有许多的商铺,66岁的邵金福在这里经营的一家打铁铺,已经走过了20多年。

  5点半左右起床,简单地吃过早饭,邵金福就开始了一天的生活。他的工作简单而又琐碎。简单,是因为所有的工作都离不开“铁”,只要跟“铁”有关的事物,都属于他的工作范围;琐碎,是因为工作内容多种多样:有时候自己打些铁器来卖,有时候修理别人送到店里的铁具,有时候打造顾客预定的物件。

   

  邵金福的老家在舜王街道西丁家庄村,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铁匠。伴随着打铁声长大的他也传承了老一辈的手艺,渐渐学会了打铁。年轻的时候,他和老一辈一样,用小推车载着工具箱,走街串巷帮人打铁,后来渐渐有了积蓄,22年前在“五公里”这个地方盖起了属于自己的打铁铺。  

  邵金福的家中,有一根放置很久不用的锉刀。小时候,爷爷和父亲帮人家打造的缝鞋用的锥子,都是他用这根锉刀磨尖的。
  

  早上,邵金福已经焊接了一个三轮车的支架。8点,没有顾客上门,他开始打造犁地的耙上面的耙齿。火炉是用砖垒的,中间两个小坑,右边的用来放细碎的煤块,左边的下面连着鼓风机,用来点火烧制铁具。
  
 

  先用细草点着火,然后放上细煤块,拉动鼓风机,不一会儿,火就熊熊地烧了起来。邵金福拿出5、6根大螺丝钢,放进火堆里,用烧红的煤块埋起来。为了使钢铁受热均匀,他不时地用火钳夹着大螺丝钢转一转。打了这么多年的铁,邵金福对于火候的掌握已经炉火纯青,从钢铁的颜色变化就可以知道是否可以从火炉中拿出来锻造了。
  

  等到钢铁烧的通红透亮,邵金福打开旁边空气锤的开关,空气锤慢慢地运转起来。
  

  他用铁钳拿着螺丝钢的一边,将另一边放到空气锤上,空气锤一下一下重重地敲打在烧红的钢铁上,溅起无数火星。邵金福转动着螺丝钢,使它的四个面均匀受力,渐渐地,螺丝钢的一端被敲打出细长的尖角,接着,他将螺丝钢放到一旁的铁墩上,右手拿起铁锤,对准尖角重重地砸下去,将尖角处打出小小的弧度,一根耙齿就做好了。邵金福将它仍在空地上,继续打造下一根耙齿。

  地上的耙齿颜色虽然由红变黑,但是温度还是很高,放上细小的碎草,立刻就能被点燃。

  打铁最不可缺少的原料是铁,所以邵金福家里最多的就是铁。有的是他从废品收购站低价购买的回收铁,有的是他专门到钢材市场买的钢铁。有几块面积较大的铁板没地方放,他就铺在了门口过道的地上。
  

  10点,有生意上门,有人拿来一把斧头和一把砍刀,让邵金福重新“开刃”。邵金福停下手里的活,将两把刀具放进火炉里烧,烧得差不多了,用火钳拿出来,放到空气锤上将刀刃处打薄,再用铁锤将表面砸平整。
  

  基本形状出来后,下一步就是“淬火”,邵金福用火钳夹着刀,放进水里,“刺啦”一声,热腾腾的水汽从水面升起,凝聚成白雾。为了使打造的铁具更坚韧,等到白雾渐渐散去,邵金福将刀具拿出来后,接着放进水里“回火”。
  
 

  天气闷热,守着火炉,邵金福早已满脸汗水,后背的衣服也湿透了。

  11点,将两把刀具烧制完成,放在水里“回火”,邵金福来到过道里,用毛巾将脸上的汗水擦干,准备休息一会,然后生火做饭。自从四年前老伴去世,为了不给孩子添麻烦,他都是自己做饭吃。解决完午饭,邵金福一般都会躺在炕上睡会觉,他说,他夏天的中午如果不睡觉,一下午都会没精神。
  

  下午2点,午觉醒来,邵金福拿出早就打造好的八齿耙,打算为它添上把杆。他从屋里挑出两根木杆,用小䦆头将粗的一边削出尖头,装在八齿耙上,为了安装得更加紧密,他拿起八齿耙,用力与地面碰撞,地面上的铁板被碰撞的“咚咚”直响,站在旁边,感觉整个地面都在震动。最后,用小铁锤将钉子钉进木头里,固定住八齿耙。
  

  平时除了在店里忙活,邵金福也会赶集,早上打造的耙尺和钉好的八齿耙就是要拿到集市卖的。每次赶集,邵金福都会带上自己的另一个小火炉,在集市上一边卖铁器一边帮人家修补铁器。

  以前,邵金福打铁的工具很简单:一个小火炉、一把铁锤、一个铁墩;后来为了省时省力,就购买了空气锤;再后来为了拓展工作范围,他又购买了气保焊机、切割机、电焊机、气焊机等机器。东面的墙上并排着有7、8个电闸,都是邵金福因为工作需要安装的。
  

  墙上除了有电闸,还有一些数据:电话号码,需要定制的铁板的长、宽、高,打造的铁器的个数等,这些都是邵金福担心自己忘记,用粉笔在墙上记下来的。
  

  下午3点,邵金福打算切割几块烧制小锄头用的铁板。他找出一块宽度适中的铁板,用量尺量着,每间隔20厘米左右用粉笔划上记号,拿到切割机处,拉开电闸,将铁板放在快速运转的砂轮处切割,摩擦产生的火星四处飞溅。
  

  切割机的旁边堆砌着许多小砂轮,邵金福说,这些都被磨小了,不能用了。他从屋里拿出一个完整的砂轮介绍说,有时候忙起来,一天就能磨损掉2个大砂轮。

  为了增加收入,年轻的时候,邵金福还学过补车胎。大货车上的车胎重达几十斤,一天这样修补下来,邵金福累得手都抬不起来。现在年纪大了,他也就不干了。大门外的墙上,用油漆刷的“补胎”两个字也渐渐褪去了原来的颜色。
  

  下午4点,邵金福从水里拿出上午打造好的两把刀,打开磨刀机,戴上保护镜,开始仔细地给两把刀磨刃。
  

  磨完刀,邵金福坐在小板凳上抽烟休息。下午5点,天气渐渐凉下来,邵金福重新将火炉点上火,继续烧制打造耙尺,他说,现在正是农耕时期,多打点就多赚点。

  邵金福从爷爷和父亲处学来手艺,他也希望这门手艺能够继续传承下去,他说,别看现在打铁的越来越少了,但是在农村打铁的收入还是挺可观的。虽然现在两个儿子都不打铁,但是他们都跟邵金福学过打铁这门手艺,他相信总有一天儿子会继承家业的。
  

  太阳渐渐西沉,邵金福的打铁铺中又响起了敲打声。穿过庭院,随着门前公路上来往汽车的轰鸣声渐渐消逝……


[ 给作者投一票 ]  [ 发表评论 ]
  网友评论
◆ 2014-7-15 9:33:14 by 祝清国
老邵,我二十多年前就经常见他赶集打铁,向您致敬
◆ 2014-7-12 15:55:03 by 车鹏
以前爷爷是村里的老铁匠,现在村里的老人有时候还会说那是铁匠的孙子,家里的那些工具啥的貌似也还能找出来。
◆ 2014-7-4 10:34:38 by 张
卲师傅朴实能干的精神值得我们下一代学习。
◆ 2014-7-4 10:31:33 by 张
很好
◆ 2014-6-20 17:17:32 by 心里有你
打把大砍刀需要多少钱
◆ 2014-6-19 11:14:16 by 华清
看着图片,读着文字,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,谢谢作家!向老人致敬!
◆ 2014-6-16 13:39:55 by 王
父亲也曾是打铁的,那时比现在累多了,可惜我们都没有学这门手艺,怀念我的老父亲。
◆ 2014-6-16 8:47:42 by 王宗海
拍摄的很好.背景里因素稍显杂乱.不过整体记录的很不错.
发表评论
姓名:
评论:
 

 
关于本站 | 客户服务 | 网站律师 | 对外合作 | 广告服务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

主 管:诸城市网络文化办公室 法律顾问:山东同和恒信律师事务所 张鹏、秦丽律师

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宽带双线接入 亚洲房地产媒体联盟会员单位 投稿网址:http://news.zcinfo.net
投稿信箱:webmaster@zcinfo.net 总机:0536-2161611 | 新闻、业务热线:0536-2165588 |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:400-658-3003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鲁B2-20051026号 | 备案/许可证号:鲁ICP备05056698号 | 电子公告许可:电信业务审批[2008]字第262号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