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诸城故事 >> 心灵花园 >> 正文
王统照:臧克家心中的丰碑
本文作者:乔植英    发表时间:2010年12月3日    网友支持:160 票


     

  在臧克家的心中,王统照先生永远是一座高高的丰碑。是导师,是亲人,是最好的朋友!看到王先生瘦弱的身体,他心疼;看到王先生不顾自己的病痛对工作鞠躬尽瘁,他敬佩,更担心;看到王先生卧病在床只能让服务员代写的一封又一封字迹生疏“等于是病人生命的判决书”的信,他好难过,但也怀着一丝希望。当他在开会时得知王统照先生病逝的消息,这个对他来说,是个意中的消息却成了意外的了,他仿佛受到“奇重的一击”,他“半道退出了会场,跑回家里,忍不住地放声痛哭。”他挥泪写了悼念的诗和文章。诗中有这样的句子:

  你六十个年头的生命,有五十多个埋在旧社会里,在黑暗中,你我三十年来深厚的友谊,成了宝贵的遗产存在我心底,一颗亮星陨落了。从我精神的力追求光明,“五四”时代就举起了文艺的武器。

  你是朋友们的最好的一个朋友,你是人民最忠实的代表人物,你爱新社会,爱得这么真挚,只顾工作,不想到自己。

  臧克家于1957129日,又写了一首悼念王统照先生的诗《情感的彩绳》:

  把你的遗书一封又一封展开,过去的时光又活了起来。就像面对面地谈心,谁说隔着生死的界限?……记得那一年你去欧洲旅行,船已经开了,我手里牵着五彩的纸绳,纸绳终于断了,人却喜再见,今天,人不在了,情感的彩绳却永远在心上牵连。

  当我想念你的时候,千佛山的青影便打闪,大明湖上荡舟,晚眺在鹊华桥上,当我的记忆触到这些湖光山色,你的生命便和湖山一齐放光。

  臧克家常说:“王统照先生是我的乡亲,是我文学创作的领路人、提携者。每每回想起种种往事,心里便十分激动,哀思难禁。”

  臧克家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王统照先生的心情,他说,王统照先生英语基础颇深,译作不少。19244月,印度著名大诗人泰戈尔在济南讲演,王先生做他的翻译。那时臧克家是济南省立第一师范一年级的学生,聆听中外名人讲演,还是第一次,不仅闻其名,还见到了王先生本人,心中非常兴奋。王先生细细的身条,穿一身纺绸长衫,言谈举止,潇洒从容,特别是那热情的诗人风度,引起了他的景仰和羡慕。

  臧克家诗艺的提高和王统照先生热心帮助是分不开的,否则,也不可能出版第一本诗集《烙印》。

  1928年臧克家与相州王深汀(慧兰)结婚。王深汀是王统照本家,称王统照先生为二叔。这样,臧克家与王统照多了一层较近的亲戚关系。1930年臧克家考入青岛大学,在他学习期间,王统照在青岛工作,住在观海二路49号,王深汀有时就住在这位叔叔家里。臧克家和好友吴伯萧经常一道去拜望王先生,请教文艺问题。他说,王先生为人忠厚,谦逊,朴实,有若无,实若虚,口传身教,他们每次亲切交谈之后,收获极多。久而久之,王先生不仅成为他们的导师,同时也成为他们亲密的朋友了。有时,谈话忘了时间,就在王先生家共进家乡风味的午餐。那是他们一生中最舒心、最值得回忆的生活。臧克家满怀深情地说:“当年,我们在青岛以文会友,情感纯真诚恳,无帮派气味,无互相吹捧,或拔高个人压抑别人的私心杂念。那时,在反动政权统治之下,我们志同道合,以文发愤,以诗呼喊。我与伯萧过不多日,就带上自己的新作,登上观海二路49号剑三的寓所。他一听到客来的通报,立刻身轻如燕,从长长的阶梯上一溜而下,如是,在那间小小的会客室里,一杯清茶,展开了对作品的讨论,态度严肃,认真坦诚。有时情感激动,争论不休。两个小时,在快乐而又紧张的气氛中飞逝。然后,各有所获,满意而归。”关于和臧克家在清晨、霜夜、或炉火边谈诗的情况,王先生也有记述:“自从他初学写诗以来,我见过他的初稿太多了,指点着薄纸草字,或听他背诵,我同他作关于诗的谈话记不清有多少次。”

  臧克家每次谈到他的第一本诗集《烙印》出版的时候,除了感念闻一多先生和一些帮助过他的人之外,说得最多的就是王统照先生。虽说30年代初,臧克家就在各种报刊上开始发表诗作,但是要出一本诗集,还是很困难的。他说:“无名青年的作品,出版社不收,自费,更是千难万难。但,事出意外,喜在心头。闻一多先生为之作序,并加资助;王统照先生用王剑三的名字(剑三是王先生的字)作为出版人,在经济上也给予支持。我的处女作——《烙印》就这样呱呱出世了。出版后立即受到茅盾、老舍、梁实秋、韩侍珩诸位的评论,使我成了1933年‘文坛上的新人’。如果没有王先生的指导和大力促成,就不会有《烙印》的诞生。”

  王统照团结文友,奖掖后进。1936年他主编在全国影响很大的《文学》杂志,名家之作如林,有些无名青年受到他的赏识,无名变有名,突出的一个,就是端木蕻良。臧克家受到王统照的教益和帮助就更大了。王统照看他那么痴迷于诗,又有才华,就悉心地不厌其烦地帮助他。王深汀看在眼里,十分感动,有时忍不住说:“二叔,你不要太宠克家了!”

  《运河》是臧克家1936年出版的一本诗集,收的多是此前写的一些短诗,《运河》是其中最长的一首。也是他最喜爱的一首,就以它作为这本诗集的名字。他自己写了序,还特别请王统照先生为此书写序。他说:“《运河》诗稿恳叔写序……如认为不成器或下字太不妥的,可删改之。”王统照的这篇序,写得情真意切。序中虽然没有具体分析《运河》中的诗作,却见证了他学诗、写诗的情况和他对诗的痴迷,以及他所以成功的原因。可以说是臧克家的诗歌发展到一个阶段的小结。既指出了不足之处,又指引了发展的方向。对此,臧克家十分珍惜和感激。

  王统照在《运河》序中说:“《烙印》印行以后,真像在今日的诗坛上掠过一道火光,收到了不少的批评。他每每同我说:‘请你说几句话给我一个清醒的认识。’我说不忙,且待日后。其实这样的答复自问是不免有点搪塞,然而我那时不愿对克家说什么有我自信的道理,现在写出来,克家当能明了。”王先生在这里说明了他对臧克家很有信心,又明确地说出了“自信”的道理:“如果他原来不能写诗说亦何益,但他有他的意识,他苦心锻炼的文字,能写出新鲜的作品。”他还提到:“克家和我是那么近的乡人,又有两层较近的戚谊。”很明显,一层是指王深汀的关系;另一层当是指臧克家的祖母王氏,她也是相州王家之女。王先生说:“……他的诗集序言,由我来写,在亲切明了上,我不但可以指出他的‘诗’而且可以指出他的‘人’,即使我不会批评,却总能写几行字帮助读者更进一步对于他的作品的了解。”

  王统照在这篇《运河》序中,没有具体地谈到诗集中的诗,而是着重地写了臧克家“作诗的经过”,特别是“他的诗是怎样写的”。他简要地写了臧克家的家庭情况和他特有的经历。指出,诗人要具有诗人的气氛,要有生活和对人生的明确的认识,要能锲而不舍地苦心锻炼自己的文字,才能写出好诗。即:“一个心声是无量数心声的回响;一条飞弦是普通的人生交响乐的和音。虽然诗歌中自有不同的流派,但如果达到这个境界,他的诗才伟大、丰富,不是几个人的鉴赏品。”他指出,“臧克家有不简单的青年经历与思潮的冲击,饥饿苦楚,思念,激动着他的青年的神经,却没曾磨碎了他的青年入世的热情。生活给他奠定了明确认识人生的根基,生活是他能够深一层认识人生的明镜,纵有飞落的尘埃遮不住照到真实人生时的反映。在大时代的浮沉中,他抱了一颗苦跃的心安置在有韵律有节奏的文字中间,——这就是说,他用诗来掏摸着自己的情感,抚摸着自己的伤痕,然而那情感、那伤痕,是他一个人所独有的么?”他明确指出:“克家至少的具有诗人的气质,而且有两年以上的工夫,专心读诗、写诗、改诗,我们不是说每个诗人都须有这样的经验,但那么认真的严肃的态度——也是对一件事的根本态度吧?”他说,臧克家的诗总有诚挚的“具体的感情”,但有时也不免趋向尖巧。同时指出他“需要更深进,更远大,更朴厚,”希望他“向更伟大更丰富处走。不要被目前的诗格限制住了自己;更不要以为自己的诗到某种境界便难有变化与进一步的创成。”因为“更新的时代一定得有更新的诗人”。王先生的这些话,臧克家一直铭记在心,他的一生也始终朝着这个方向努力,与时代同步,与人民同心。

  臧克家和王深汀的婚姻维系了十年,于1938年初分手,可是臧克家对于王统照先生的深厚情谊,却没有因此受到影响,反而日久而弥深。他在19571130写的《悼念王统照先生》,深情地写了一些他们相见时的细节,他是多么珍惜他们相聚的时刻。他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沉痛地呼喊:“揩干了眼泪,我面向青天,心里质问而又祈求似的这么想,这样一个热爱新社会,愿为社会主义祖国多尽一份力量的人,应该让他再活十年,即使五年也好呵。”

  对于王统照先生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,臧克家总觉得太低,不大公正。他说:王统照先生是五四时代的老作家之一,和茅盾、郑振铎、叶圣陶等12位同志发起,创立了文学研究会,打出了新文学的现实主义旗帜,影响深远。统照先生,思想进步,著作等身,小说、诗歌创作著名于世,为人所称道。他的《山雨》,是长篇巨著,写的是中国“北方农村崩溃的几种原因和现象,以及农民的自觉”,与茅盾先生写的南方民族资产阶级败落的名著《子夜》,双峰并立,人称1933年是《子夜》、《山雨》年。著名学者、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专家田仲济先生说,《山雨》的出版,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大事。他认为王统照先生“是新文学运动以来,以创作实践来充实新文学宝库最勤奋最努力的作家之一”。

  为了王统照先生能在文学史上得到恰当的评价,臧克家能说的说了,能做的做了。他的有关王先生的文章,都会谈到这个问题。在他1987428日写的《我认识的王统照先生——在王统照学术讨论会上的书面发言》中,他写的更充分。他说,古人说,盖棺定论,但是对于王统照先生一生的事业与品格,未能真正公正无私地“论定”。他说:“这些年来,我对有些评论家对剑三的评价,大为不满!他是长篇、短篇不乏精品;新诗、旧诗,特别是大作《山雨》,……但是因为剑三为人老实,不拉帮,不结派,不争地位,不争名望,他的人和作品不被重视,成为理所当然的了。有重要地位的《现代文学史》上,对他的评价不够公允,引起读者的不满……”为此,他曾向总编辑提过意见,总编说,他在会议上替剑三说了些好话,可有编辑说他的文句不通。臧克家听了很生气地说,《山雨》因为写的是山东农村人物,当然少不了用点土话,他不懂就“不通”了?他说:“我始终相信,作品的好次,决定于它本身的思想内容和艺术表现,人民才是可靠的鉴定人……而对剑三的总评价,那应是对他作品进行仔细分析、认真讨论的结果。”

  在各方面的努力下,《王统照文集》六卷本在19801984年由山东人民出版社陆续出版。关于王统照的研究也有了新进展。如冯光廉、刘增人编的《王统照研究资料》(1983年)、杨洪承写的《王统照评传》(1989年)、刘增人写的《王统照传》(2000年)、刘增人写的《王统照论》(2001年)等。

  值得高兴的是,20多年后的20094月,杨洪承主编的《王统照全集》(七卷本)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。王统照先生的家乡、山东省诸城市委市政府积极参与,并在经济上给予了鼎力相助。

  2009521上午,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了“《王统照全集》出版座谈会暨手稿文物捐赠仪式”。愿这是进一步深入研究王统照的著作和他人生轨迹的好的开端,出现一个新局面,让王统照先生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得到恰如其分的评价。这也是臧克家生前未了的心愿。
[ 给作者投一票 ]  [ 发表评论 ]
  网友评论
还没有网友对该作品作出评论
发表评论
姓名:
评论:
 

 
关于本站 | 客户服务 | 网站律师 | 对外合作 | 广告服务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

主 管:诸城市网络文化办公室 法律顾问:山东同和恒信律师事务所 张鹏、秦丽律师

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宽带双线接入 亚洲房地产媒体联盟会员单位 投稿网址:http://news.zcinfo.net
投稿信箱:webmaster@zcinfo.net 总机:0536-2161611 | 新闻、业务热线:0536-2165588 |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:400-658-3003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鲁B2-20051026号 | 备案/许可证号:鲁ICP备05056698号 | 电子公告许可:电信业务审批[2008]字第262号函